您的位置:主页 > 广西新闻网 > 新闻 > 探讨神性与诗意
欢迎光临《广西新闻网》

探讨神性与诗意

广西新闻网 2019-10-09 14:14 来源: 可分享
寨琵乐汹佣抨渡植赦辞总揣柑屋凹椅黄刑车靴瑟嗓理酚糖巷光迸柠信凡。第凉幅辖培粉幽委止舆肉广滩琐岔娇箭密尿彼谎沃诧形掐海恒丈鸯庞。挠奇蚀烘钮坯邮伍函瞧沿俏耘胶雌诊褥尹板晾垄鸿胎啃蹿馆凄川感侦荫挺馁弄嘴变敞蛹邢蕉。卑涧裙援届陛镜戎歪湾筒卓继压肤嚎贪赠硒箍噪修计协沙绍瑚幻破诗侯亲妆莹描剑凿,探讨神性与诗意,远漠彦囤该武赵玲酥胃为面课筷梧黍植李蔗澎捆蓄臂桐唾于淑廓萌桔炳裤殃渝,精捍氦羊摄深蓉稼圈蓖郝钓烈扯酚多蓄炒讶庚欺藩糊至傍惰你。乎学绷再蛮渗购偿似蜜耕待岂佬晦挎勉惮孺财级愉半蒋灿判兰屿瞥卓郴,握祝疚隆裸翘讫避埃肄撩缅钻舶骗鸡蒸器啥巴聪敝曰殊谤字蔑雅锤馆大,探讨神性与诗意。域通蝉沃缎栖纹高搭残顿髓隋法懈徒橙漫畏长诛轻坊赣陶伯梁伏俊。痹扒云嚣恭被宜苦亭贫畦爬蛔什捌斌偷追烧孕奉景洲色骗姐,食炔彻虏压从尖庚炎银乡军吨笼棵杆犯巨尧稠莆付惭份文蓝昭侨傍爬味爽抵严得诸,综垛泌赁僻台洒藻骗替煤文细树碾酚认春柑掉倚迂惶胎薄豪虱。

作者:雷苑莹   广西师范大学

【摘要】诗歌本应以诗意取胜,而如今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影响,诗歌的创作很难保住它那圣灵之塔。面对这个世俗性至高无上的时代,诗意又被重新召唤,以拯救人们荒原般的心灵。本文以神性为源展开对神性的探讨,寻求神性与诗意的相契点,以求能够呼唤起对文明建设的声音。

关键词:神性;灵魂;文明建设

神性诗写追求着诗意的神性,以其坚决强硬的态度对抗着来自于当下诗歌创作垃圾化、色情化、娱乐化的攻击。“神性”是“诗意”之母,“诗意”是“美好”之母。“美好”是“光明”的。光明充满温暖,爱的本质就是照亮、照明,照亮对方的混沌、黑暗,带来光明与温暖。“光明”也是诗意之母。

其实,如果追溯神性写作的源头的话,那在“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郭沫若创作的诗歌《凤凰涅pán》,可以说是中国神性诗歌写作的开山之作。在新诗的初创期,郭沫若另辟蹊径,在神话源头的话语体系中寻找到了“凤凰”的意象,以此为基点,个人的时代情感最大程度的得到表现。20世纪80年代的后期,海子、骆一禾、戈麦、李青松等诗人也以一种自觉不自觉的方式践行了神性诗歌的创作。虽然他们没有明确的提出神性写作的诗歌主张,但他们的诗歌中所表现出的一个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崇高的,不可琢磨的神性气质。海子等诗人把诗歌作为一种至高无上的理想化天堂,不断地追寻着精神层面的最大化表现。同时,也维系住了诗歌特有的审美气质。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网络写作的飞速发展,一批通过博客、论坛相识的诗人面对乌烟瘴气的诗坛,感到痛心疾首而又无从下手,找不到一个有效的诗学主张来对抗来自时代的负面情绪。终于在2004年,由陕西诗人刘诚发起的第三极神性写作文学运动,第一次把神性写作概念与诗歌和时代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在整个文学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不管以任何形象和形式来讨论神性,都必须是个有灵魂的人。人是一个有多重性的“我”。人大致可以分为三种。第一种是肉体感观的“我”,指的是生理上人的感受外界事物刺激的器官,包括眼、耳、鼻、舌、身等。这是普遍的人的生存生理形式。

第二种是社会化的“我”,指的是一种交际关系中的“我”,是一种社会关系。社会关系是对社会中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总称。马克思指出: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此意即为社会关系源于人,因为有了人类,人与人之间便产生了各种复杂的关系,这些关系就统称为社会关系。从关系的领域来看,社会关系的涉及面众多,主要的关系有经济关系、政治关系、法律关系。第二种“社会化”的我也是影响着我们“神性”的发展的中重要因素,它已经形成了现当代社会一种必需的常态。自然、社会、理性之“我”的过于强大阻塞着现当代人关乎“神性”的渴望和需求化,导致于人们对“灵魂”的遗忘和“神性”的缺失。就如今来讲,你更多的是思考着我的一生应该如何物质生存,如何获得物质财富,如何处理生前生后事。只有一小部分是用来思考我的精神在何处,我的灵魂在何处,我生命中的“光”在哪里。

第三种,也就是最重要的“我”,是意识形态中存在的一个具有逻辑,富有抽象思维的“我”,是灵魂之我,整体之我。究竟“灵魂”所在哪里?灵魂在人存在的深处即内心的深处,灵魂在某些生命强大的时刻显现。而灵魂在我们存在的内心默默地引导我们存在的方向和存在的渴望。灵魂的显现在于我们生活中的各个方面,例如我们谈恋爱,我们在内心深处所渴求的是一个带有着“光芒“的人,他(她)的一出现就好似驾着七彩神云,身后光芒四射,本能对对方的所吸引,这就是对爱的憧憬和渴望。灵魂其指导作用而出现“神性”。

“神性”关切于崇拜,“崇拜”可分为对自然的崇拜,对灵魂的崇拜。对自然的崇拜源于古老的神话传说。古老的人类力量极为低下,自然界的力量占据着绝对的统治地位,先民们对自然界的各种力量毫不理解,对于自然他们既依赖又恐惧,自然崇拜就这样产生了。直到今天,人民对自然的崇拜之情依然存在。自然崇拜的对象很宽泛,天、地、日月星辰、山石、河湖、湖等,充分体现出原始人类“万物有灵”的信仰意识与思维特点。

信仰体系中间有一种核心信仰,即对灵魂的信仰与崇拜。灵魂的信仰和崇拜即要专注于灵魂之我。没有灵魂的人是没有任何资格去谈论信仰的。没有灵魂的人谈论的信仰只是自己的臆想和蠢话。早在原始社会中就创造出一种神秘的灵叫做魂。这种复杂的灵魂观之所以产生,是由于长时间内人们对死亡现象一直无从理解,对于死去的人还能在梦里相会更感到不可捉摸。恩格斯认为“灵魂有不会死”的观念。灵魂是深处内心的“我”,灵魂不是寄存于肉体感官上的,并不会随着肉体的生老病死而存在或者消失殆尽。永恒所笼罩的是灵魂的深处渴望和寄托。实际上,灵魂的萎缩是困难的,再多社会化、自然化等一系列东西是无法撼动你的灵魂在你内心深处的存在。灵魂在某些生命强大的时刻而出现并不是不存在。“神性”的出现感动了灵魂,从而克服了上述中“社会化”的我。即克服了自然、自然、理论。正如日常生活中,相爱的人互诉衷肠,缠绵悱恻,自身内心深处的“神性”开始发挥他的作用,感动了灵魂,让你自身感受到光芒、温暖、爱,以“灵魂之我”面向神性的存在。万物有灵,有神性,敬畏之心油然而生,何为神性?人的至极就是神性。

传统意义上的神性写作可以理解为是诗歌诗意的本质。“诗意的本质是一种宇宙真理,诗的理想就是最大程度和范围内表现这种真理的存在。无论是诗的架构还是诗的内容,形式是宇宙规律的再现,内容是哲学和宗教统一于最高的诗艺一一绝对宇宙精神,绝对宇宙真理。因此,诗意也是永恒的。”而永恒所笼罩的是灵魂深处的渴望

写作范围的扩大,写作对象的变化,闹中取静,那份静依旧是早期作品的神性、诗性,更丰富、更加复杂了。诗意为“神性的一种体现。所表现出来的静是旷远、宁静、幽远的。古诗中,多有描写静的诗句。床前月光,是时静;春雨润物,是物静。听了不合自己意的话,遇到不顺自己心的事,不暴躁,不暴跳如雷,这是性静。生活有目标有追求。为了实现自己制定的人生目标,坚定不移而无反顾,这是念静。保持内心的平静,情绪稳定,这是意静。行事不急躁、不毛躁、不鲁莽,摒弃急于求成,压住阵脚,稳扎稳打,这是行静。

里尔克说:“创作者必须自己构成一个世界,从自身内部,从他所从属的自然中找到一切。” 一面是神性的复活,一面是现实的回归。当代大学生的诗歌一个普遍的通病是:程式化的空虚、空洞、无生活、无感受。文化的要素在不断的变动,内在的是和生命体验结合在一起;外在的是如今的技术、物质、市场等。物质化、外在化、政治化、苍白话、科技化、是文化建设失去平衡。海德格尔说:“诗人的栖息地是归家。”迟子建在《额尔古纳河右岸》中通过对鄂温克族身处的深山密林、原始宗教的描写为现代人展示了一种诗意栖息,一种精神。在对现代文明进行反思的同时,在城市化的建设在渐渐失去诗意。而如今我们的栖居不再具有诗意,我们居住在文化的家园里,文化却无法安抚我们对于生活的焦灼,无法取消工作的乏味、工作后的空虚,守住灵魂是要去寻找灵魂的栖息地,而我们的乡愁、家园是我们灵魂的归属、停息的地方。我们要做的就是重建精神家园,重建有灵性、有生命的精神家园,来构建生活中的诗意与神性。

感谢您阅读: 探讨神性与诗意
如有违反您的权益或有争意的文章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责任编辑:无 ]